【卷三·殷本纪·第三】《史记精读》殷本纪。

【小序】

维契作商,爰及成汤;太甲居桐,德盛阿衡;武丁得说,乃称高宗;帝辛湛湎,诸侯莫享受。作《殷本纪》第三。

本纪

《汉书》以下史书的本纪皆为各个为皇帝的编年大事记。但《史记》的本纪不然。司马迁撰史立足点在环球事势。并非一定是国王王朝。故有《项羽本纪》和《吕后本纪》。

【大纲】

  • #### 殷商始祖契

简狄吞卵生契。契因佐禹治水有功夫要吃命为司徒。封于商,赐姓子氏。
《诗经·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佐禹治水有功”,但以《夏本纪》,和禹一同治水的是益和后稷,并未言契。

  • #### 契······

商朝先祖契至商朝开国之王成汤。

  • #### 成汤、伊尹

  • 改为汤伐诸侯。
    “人视水见形,视民知看不。”作汤征。

  • 她尹入仕。
    如出一辙说“负鼎俎,以味道说汤,致于王道”;一游说“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于由汤”。
    →伊尹曾经离汤去夏,但“既丑有夏,复归于亳”。孔安国:“丑恶其政,不能够用贤,故退还”。
  • 成汤德同禽兽。
  • #### 成汤伐桀

先伐昆吾氏,再伐夏桀,号武王。
作汤誓。
→“把钺”,即手执大斧,这是高军事领袖的气派,《周本纪》中记载武王伐纣时也是“左杖黄钺,右乘白旄”。钺:军中的刑具,以结果不用命者。
→王国维:“周代谥法皆生前之称,非死后底多”。

  • #### 成汤代夏,践天子位。

桀奔鸣条。汤伐三嵏,俘厥宝玉。
→桀战败后载其珍宝逃往三嵏,汤尾追之,遂伐三嵏而获取其珍宝。其珍宝应是象征国家重器、天子契符之物。
亟需迁其社而不可。
夏日朝祭祀的土神是共工之子勾龙,此人已经治有功,故叫后人祭祀。商汤继位后,想变一员古人作土神祭祀,但寻找不闹还确切的人。

  • #### 约束诸侯

作汤诰。

  • #### 成汤改制

“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会以昼。”

  • #### 殷商世系:

外丙(太子太丁未立而卒,遂立其弟,三年要好不容易)—中壬(外丙弟,四年只要好不容易)—太甲(太丁之子,成汤嫡长孙)—沃丁(太甲子)—太庚(沃丁弟)—小甲(太庚子)—雍己(小甲弟,↓)—太戊(雍己弟,↑)—中丁(太戊子)—外壬(中丁弟)—河亶甲(外壬弟,↓)—祖乙(河亶甲子,↑)—祖辛(祖乙子)—沃甲(祖辛弟)—祖丁(祖乙子)—南庚(沃甲子)—阳甲(祖丁子,↓)—盘庚(阳甲弟,↑)—小辛(盘庚弟,↓)—小乙(小辛弟)—武丁(小乙子,↑)—祖庚(武丁子)—祖甲(祖庚弟,↓)—廪辛(祖甲子)—庚丁(廪辛弟)—武乙(庚丁子)—太丁(武乙子)—帝乙(太丁子,↓)—帝辛(帝乙之少子,即纣,×)
武王伐纣

  • 其尹放太甲于桐宫,摄政,及太甲悔改,迎其复位。称太宗。
  • 帝雍己时,“殷道衰,诸侯或无顶。”
  • 帝太戊时,立伊为彼此,用巫咸。“殷复兴,诸侯归的,故称中宗。”
  • 帝河亶甲时,殷复衰。
  • 帝祖乙时,殷复兴。巫贤任职。
  • 帝阳甲时,殷衰。

“自中丁以来,废適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於是诸侯莫朝。”

  • 帝盘庚时,迁都。“行汤之政,然後百姓由宁,殷道复兴。诸侯来为,以该遵成汤底德为。”
  • 帝小辛时,殷复衰。
  • 帝武丁时,用傅说,听祖己,“修政行德,天下皆,殷道复兴”。追谥为高宗。
  • 帝祖甲时,淫乱,殷复衰。
  • 帝武乙时,不敬天神。
  • 帝乙时,殷益衰。
  • #### 帝辛:

“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都有自己之下。”
“好酒淫乐,嬖於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语是打。於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
厚赋税因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谷。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於鬼神。”
“大冣乐戏於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儿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重刑辟,有炮格之法。” “醢九侯”、“脯鄂侯”、“囚西伯羑里”。
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便宜,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因此益疏。

“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好的,纣废之。”
“我死不产生指令在天乎!”

《谥法》:“残义善损曰纣 ”。
→ 据《周本纪》,西伯归周后,有“伐犬戎 ”、“伐密须 ”、“败者国
”一多级活动。
→ 孔安国:“我生而起寿命在上,民之所称岂会损害自己?”

  • #### 武王伐纣

西伯势渐深,诸侯多由的。西伯卒,周武王待天命伐纣。

“纣愈淫乱不单单。微子数谏不放,乃与师父、少师谋,遂去。”

剖比干,囚箕子。

** “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诸侯伐纣。”**

斩纣头,杀妲己。

“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丘,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

周武王也上。贬帝号,号也天子。

  • #### 微子启封于宋

微子启乃纣长兄。
周公平纣子武庚之乱后,“立微子於宋,以续殷後怎样。”

  • #### 太史公曰:

余以颂次契之事,自成汤以来,采於书诗。契为子姓,其後分封,以国为氏,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

  • #### 注:

王国维《古史新证》证实了殷商王朝的是。
《夏商周年表》:商朝交成汤至殷纣共同31皇帝,与《殷本纪》所谱列顺序相同;商朝执政年限也前1600~前1046
以《竹书纪年》推测,武王灭商之年以面前1023年,《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为眼前1046年。

殷商

“殷”为商王朝季国君盘庚所迁的都,在今河南安阳。商代凡是发生原始文献保存至今日的极其早朝代。

殷先祖契

客气的祖先名契,简狄吞玄鸟之卵而生契。上古老中国母系社会世代繁衍只知其总、不知其父。“玄鸟”大概是群体图腾。

商始祖契以后到商朝立国之君成汤,共十三代表。商王绝大部分为干支中天涉及吧名字有。

建国之王成汤

成汤迁都,伐诸侯。伊尹改为成汤辅臣。成汤之德惠以及禽兽。

变成汤伐夏桀,建立商朝。先伐昆吾氏,再伐桀,后伐三凶。

“汤自把銊”:銊为古兵器,亦表示权利。成汤不仅亲自参加战争,也表明他操纵正在商的政治军事权力。

“俘厥宝玉”:宝玉也是国家重器,象征国家掌控权。

“迁其社”:变置夏的国度,实则要于精神及到底消灭夏文化,但最后没有付诸实施。

“改正朔”:改立法。

“易服色,上白”:改变衣服规范颜色,崇尚白色。

太甲桐宫之囚

太甲也成汤嫡长孙,不明,伊尹囚最甲于桐宫,伊尹摄政,后太甲改德,伊尹直面太甲复位。

上太甲知过善改,大臣伊尹摄政磊落无私,一直让当君臣理想关系之样板。

然而实际上情形或许并非如此。据《竹书纪年》,伊尹放逐太甲后篡位自立,七年晚最为甲逃出桐宫杀伊尹。

中宗太戊戌复兴

太戊复兴殷商,称中宗。贤臣伊陟为神职官员巫咸。天生异象,太戊听从伊陟建议修明政治,故复兴。

自然界的反常现象,被政治家理解呢情不修的反应,以此运用各种人工努力而的归于正常,是后华民俗社会君臣共谋、极为广阔的政治作秀。即汉代后所谓“天人反馈”。

“九世乱”

“自中丁以来,废嫡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于是诸侯莫朝”。

司马迁认为,太戊时代复兴后九世乱的由来是王位继承不再以子承父位的规则。实则太戊之前王位继承就非全是子承父位了。

事实上情况可能恰好相反,是九世乱中有些皇帝破坏就兄终弟及的形似规则,而直接拿王位授予好后。

华古王的传位方式:禅让(尧舜禹三替,部落联盟推举领袖);兄终弟及(主要交通于商代,无兄弟可传菜转而致先王之子);传嫡子(周代与事后多通行嫡长子继承制)。

盘庚迁都复兴

盘庚迁都于殷,复兴。此后至纣灭亡,商代不再迁都。

武丁复兴

武丁复兴殷。武丁夜梦得高人,后得傅说为相。听从祖己修整祭祀。

傅说可能是单相当有筹划力量的土木或道路建设工程师。商代城及交通建设曾极为发达。

殷之衰

武乙无道,不敬天,最后被雷劈而格外。

殷末代帝辛

帝辛,即纣,为少子。其兄微子启为长子。

辛“以为都有自己之下”。

黎民产生怨诸侯有背叛,“纣乃重刑辟”。残杀九侯、鄂侯,囚西伯昌,用佞臣。

周之兴

西伯势大,伐饥国。祖伊谏,纣不放。

“我深无发生发号施令在天乎”。

武王伐纣

周武王伐纣。

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不伐纣。

微子启谏,不纵。比干强谏,遭开膛剖心。箕子佯狂,囚的。

“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于是遂率周后伐纣”。

牧野之战,周武王灭商。“封纣子武庚禄父”。

祭奠、乐器乃国家重器,它们的变喻示了纣王在答辩及曾经去了统治的身份。

因青铜器“利簋”刻有的墓志铭,推定武王克商的绝对化年代在公元前1046年。

成汤灭夏桀和武王伐纣成为华夏习俗代激进式政治变革之无比早两单范例。

武庚之滥

武王过世后,纣王之子武庚与武王之简单个兄弟管叔、蔡叔作乱,武王的幼弟周公平乱。立微子启(即纣王长兄)于宋。

太史公曰

“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

相关文章